首页 > 都市言情 > 村里来个小神医 > 第五百二十四章:死亡接近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村里来个小神医

第五百二十四章:死亡接近

    娜和金玉姬顿时停止了嘀咕。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给我们道歉?”娜好奇地道。

    “是呀,为什么要道歉呢?”金玉姬也好生困惑。

    李凡笑了笑,“刚才……你们知道的,我是男生,需要站着,所以撒了一些在你们的头盔里,你们不会介意吧?”

    金玉姬,“……”

    娜,“……”

    然后就沉默了,金玉姬和娜的脑子里忍不住去幻想那种场景——李凡就像是一个调酒师一样,将一种啤酒往另外两杯啤酒里面搀和,而且一边勾兑,一边阴笑。

    “对了。”李凡又说道:“你们肚子饿吗?”

    “当然饿啊,我都快饿死了。”金玉姬抱怨地道:“可你还有心思和我们开玩笑,你和白寒烟一样喜欢捉弄人。”

    “饿,你有东西吃吗?”娜说。

    李凡将他的金属小药盒拿了出来,“我其实是一个医生,我自己又炼制一种轻症丸,它主要是增进人体的免疫力的,所以含有人体所需要的能量,虽然不能填饱肚子,但却能保证你们的器官正常运转,不至于出问题。”

    “就像是压缩饼干一样吗?”娜好奇地道。

    “嗯,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你可以这么理解。”李凡说道:“你们要吃吗?我反正要吃一颗。”

    “我要吃,我现在都想去喝我的……”金玉姬没有说下去了,跟着又转换了话题,“给我一颗吧。”

    “我也要一颗。”娜将手伸到了李凡的面前。

    李凡从金属小药盒之中取出两颗轻症丸,然后分别给了金玉姬和娜一颗,他自己也掏出一颗吃了下去。

    一颗轻症丸下肚,空荡荡的胃部顿时生出一股暖洋洋的的感觉,就像是饭后喝了一杯醇厚甘冽的红酒一样舒服。随后,药力在血液之中散开,随着血液流遍全身,周身也都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好奇怪……”金玉姬抿了抿嘴,回味着嘴里的甘甜味,感受着轻症丸所带来的暖洋洋的的舒服感,半响才又说道:“好舒服的感觉,李凡,再给我一颗。”

    娜也说道:“我也还要一颗,味道不错。”

    李凡苦笑道:“你们以为这是糖果啊?药不能多吃,不能再给你们了。”

    金玉姬和娜几乎同时出声说道:“小气。”

    “真不是我小气,我们天朝有一句老话说得好,是药三分毒,轻症丸是药不是糖,吃多了你们的身体会受不了的。”李凡解释道。

    “我再饿了的时候能给我一颗吗?”金玉姬眼巴巴地看着李凡,不过她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几个小时以后再吃一颗的话就没有问题,好了,我去出口听听外面有没有什么动静。”李凡往出口方向走去。

    出口被砖头和混凝土碎块堵得死死的,李凡爬到了最高处,然后将耳朵贴在一块混凝土板上听外面的声音。他听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外面有任何声音,这让他的心情又变得糟糕了起来。

    这是一座停建的烂尾楼,就连一个看守的人都没有,印度裔杀手将它炸毁了,没准市政府还要感谢他为政府节约了一大笔拆除的费用。

    问题出在了白寒烟的身上,李凡现在忍不住要去往坏的方面去猜想了,“如果白寒烟没出事,这会儿肯定已经展开救援工作了。就算消防队不出力,她自己也完全又能力请一个工程队来展开营救行动。没有任何救援的动静,这只能说明她那边出问题了……她究竟怎么了呢?”

    被的废墟掩埋了?李凡一早就否定了这种可能,他相信他的判断。

    被印度裔的杀手俘获了?李凡觉得有这种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不仅他会困死在这里,白寒烟也难逃一劫了。

    这样的绝境,当初在石象湖地下安全屋所使用的方法根本就行不通,因为那一次是借着排水管道才逃出去的。而这里是地下室,上面堆积着几十万吨的建筑废渣,且绝大多数都是又坚又厚的钢筋混泥土,他就算有一百年年的深厚内力,要想从地下室凿出一条逃生的通道也是不可能的。

    越想,他的心情就越沉重,不仅是为白寒烟的担忧,也为他自己还有金玉姬和娜的处境担忧——他的轻症丸始终又吃完的一个时候,就算是喝,也喝干净和不出来的时候,那之后呢?

    “凌?”金玉姬问道:“外面有动静了吗?”

    “没有。”李凡慢吞吞的爬了下来,他已经没有兴趣再听下去了。

    “已经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这么还没有动静啊?”娜焦急地道:“难道就没有人知道我们被埋在这下面吗?”

    李凡没有说话,他拖着疲软的双脚往地铺走去,他现在需要休息,需要恢复,不仅是身体,还有信心。

    将李凡没有说话,胆子更小的金玉姬又抽噎了起来,“我们、我们死定了,我们死定了啊!”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娜受到了金玉姬的感染,恐惧与悲伤一齐袭来,她一下子就崩溃了,嚎啕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一个哭,一个哭喊,李凡被吵得心烦意乱,他忍不住喝止道:“别哭了!安静一点!你们哭有什么用?眼泪也是身体的水分,你们想早点死的话就尽管哭,尽管闹!”

    金玉姬和娜被李凡这么一凶,心中一怕,顿时就闭上了嘴巴。在这样的绝境之中,李凡就是她们的天,她们的地,在她们的心中有着无法替代的地位,她们可不敢惹恼他。

    沉默了一下,李凡才出声说道:“对不起,我不该这样,我只是……我的心里也挺乱的,不过你们要相信我,相信寒烟,我们都会安全离开这里的。”

    “不,是我不好。”金玉姬抹干了眼角的泪痕。

    “我也不对。”娜说。

    李凡叹了一口气,“现在不知道寒烟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再给她一些时间吧,实在指望不上她的时候我再另外想办法。”

    “我听你的。”金玉姬轻声说道,声音温柔得很。

    “我也听你的。”娜说,声音也小小的,软绵绵的。

    女人在这种时候会自然地流露出她们作为女性的柔弱的一面,用来感化男人,然后从男人的身上获得安全感和保护。这个的女人会特别顺从,甚至会主动取悦男性,然后满足男性的任何要求。

    “休息吧,节省体力。”李凡说道,然后躺了下去,准备再睡一觉。他准备在恢复体力的同时好生梳理一下思绪,想出一个自救的办法来。

    金玉姬和娜也躺在了棉絮上,但她们显然没有李凡的那种休息的需求,她们盯着黑暗中的出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金玉姬慢慢地向李凡靠拢,然后钻进了他的臂弯之中。另一边,娜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她也老实不客气地钻进了李凡的臂弯中,将身体靠在李凡身上。不过也仅此而已,并没有发生什么。她们有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只是感到害怕,想靠着李凡而已。靠着李凡的身体,她们会感到一种安全感,这对她们来说比食物和水还重要。

    李凡并没有制止她们,他理解她们的感受,靠着就靠着吧。

    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说话,李凡也从最初的不适应变得适应,他觉得两个女孩躺在他的身边,把他的臂弯当成枕头来睡其实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他也不介意她们的身体紧紧地依偎着他,事实上他也需要这样一种能感受到彼此的安全感。倘若让他一个人待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他没准也会崩溃。

    再后来,李凡就睡着了,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睡觉,是一种恢复体力和精力的最好的途径。

    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白寒烟被一个蒙着脸的杀手绑架了,开着车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他被困在这个无法出去的地下室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还梦见他和金玉姬还有娜坐在棉絮上,一人拿着一只安全头盔,头盔里面装满了类似啤酒的液体,然后金玉姬举起了头盔,说了一声“干杯”,他和她们举头盔而饮,特别豪迈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过久的时间,李凡再次醒转了过来,这一次来生丸的副作用终于完全消失了,他的精力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时间对于李凡来说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他的腕表在营救白寒烟的时候根本就来不及拿回,此刻恐怕已经被废墟所掩埋了。

    娜和金玉姬也没有可以看到时间的工具,除了她们身上的衣服,那个印度人拿走她们的所有的东西。

    所以,无论是李凡还是娜与金玉姬,三个人都不知道现在是多少时间,也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不过,他和她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度日如年,都感觉到时间过得非常缓慢且倍受煎熬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黑暗里传出了金玉姬的声音,她根本就没睡着,李凡醒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不过她并没有从李凡的臂弯之中离开,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很喜欢躺在李凡的臂弯里的感觉。

    “不知道。”娜的声音,“现在是还是黑夜呢?我感觉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两天了。”

    李凡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不过我感觉也过了很长的时间了。”

    其实,真实的时间根本就没有两天那么久,但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恐惧时刻萦绕在人的心头,大脑也止不住去胡思乱想,所以对时间产生错觉也是很正常的。

    “我们指望不上白寒烟了,她一定是出事了。”金玉姬的悲观情绪又冒头了。

    “别怕,我去听听外面有没有动静。”李凡从两个女生蝶首下抽出了手臂,然后向出口走去。

    在他身后,两个女生的悲观情绪却在蔓延,并且相互感染。

    “我们死定了,真的,这次我们死定了!”金玉姬悲伤地道:“我之前好像听到了黑暗中传来我祖父的声音,他在召唤我,要我去天堂陪他。”

    “我也一些奇怪的幻觉,我……”娜伤心地道:“刚才有那么一会儿我睡着了,我好像坐在父亲驾驶的车里,我们一起去海边,可他明明出车祸死了,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也一定是想带我去天堂吧。”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