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合租女房客 > 第645章 大结局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我的合租女房客

第645章 大结局

    萧诗雅在事情结束后的第三天,一声不响的回了花城,也没有和谁打过招呼,就这么匆匆的来了,然后匆匆的走了。秦怀谷落败,在梅园中软禁。现如今八家也不如从前,樊玲也就顺势而为暂时接管秦怀谷之前的职位,每天也是忙的不见人影。

    陈默一直昏迷不醒,起初还有慕容蓝这个病友在一旁陪着,后来慕容蓝出院了,陈默也就只有秦细语一人陪着。宋竹筠来看过一次,对于这件事情里的凶险她不过问,但她也只是匆匆停留了不到三天时间就转身回了明海,把所有的时间和空间全都交给秦细语。

    眨眼间,寒冷的冬季已经过去,燕京都已经春暖花开,而陈默已经在病**上躺了进三个月。期间,老神医来看过一次,看过之后也是一言不发,对于陈默什么时候醒也不清楚。随后就带着李十三一头扎进了聚龙山,也不准鞠倩跟着,搞的这个刚做爸妈还没多久的两人就要分别,鞠倩对此颇有怨言可却无可奈何。

    陈默做了一个梦一样,梦里的场景无比的真实,七七来和自己告别,说她很开心,也很庆幸。唯一的遗憾是她要走了,不能停留在自己的身边。陈默只能看着她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哭的跟一个泪人似的,这次,是真的永别了。

    眼角落下一滴泪,陈默睁开眼,伸手擦去,庆幸应该没人看到,不然就得被孙筱那男人婆笑话一个月。扭头看了看环境,陈默才发现自己想多了,他此时正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他自己。

    常识性的活动一体,只觉得浑身酸胀麻木,好不容易等有了些力气,起身的时候却是头晕无比。陈默只能忍着晕眩缓缓靠在**背上,等着自己慢慢适应。

    看着窗外明亮的天空,陈默十分恍惚,自己在梦里不过是和秦七七道了一个别而已,现实中却已经过了这么久。正闭目养神,门无声的推开了,秦细语端着一盆温水走进来,看到陈默正靠在**背上闭目养神,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陈默听到了呼吸声,睁开眼,发现秦细语这小妮子正哭的伤心,没来由的觉得一阵好笑,有气无力的招了招手,说:“哭什么,我死了吗?”

    秦细语是连连摇头,放下手中的水盆快步向前,直接就扑进了陈默的怀里,哭的跟一个孩子似的。

    “好了,好了,别哭了,细语,我做了一个梦,想知道是什么吗?”陈默轻轻抚摸着秦细语的秀发,安慰道。

    “恩。”秦细语点头,擦去眼泪。

    陈默叹了口气,看着秦细语的面容就好似看着秦七七一般:“我梦到七七了,她是来和我道别的,她说她很高兴遇见我,也很庆幸我遇见你。她觉得,你比她更爱我,所以她觉得该走了……”

    秦细语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默,也不知道她到底信不信灵异这一说,还是说着只是陈默内心的一个潜意识。但是随后她还是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虎牙。

    “一边笑一边哭,你到底是要哭要笑……”陈默打趣道。

    秦细语嗔怪的看了一眼,一拳头打在陈默的胸口上,随后疾步走出去,估计是宣布好消息去了。陈默一连又在**上躺了一个下午,好在昏迷的这几个月一直都有人来给自己做护理,也不至于说肌肉都死掉了。

    樊玲听到陈默醒之后,因为脱不开身,打电话过来表示关心。陈默问了情况,樊玲简单的讲了一下当时所发生的,还特意的问了陈默那个突然出现又消失的人到底是谁。陈默心里明白,不过并没有说出来,既然他想要安稳的生活,那就给他安稳的生活。

    经过这一次,陈默是不想再折腾什么了,让樊玲把自己的军籍消了,又在明海郊区买下一块地,让人设计一栋别墅,打算以后就在那养老就好了。

    詹妮来找过自己几次,陈默见了一次,把自己身体数据都给了她之后也表示以后不要再往来了。

    独自在家休养了一个月,等到陈默各方面都回归正常水平后,陈默起身去了燕京。对于这里,陈默是觉得没有任何的留恋,但是他有件事,必须要来这里。

    梅园新修了一个小院,每天都会有二十人轮流值守。虽说在里面和坐牢并没区别,不过里面风景还算不错。陈默走进小院,秦怀谷正坐在阴凉处看着书。

    “秦叔叔……”陈默挤出一个笑脸说。

    “你来了。”秦怀谷放下书,说:“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见我了。”

    “我和细语已经订好婚期了,我和细语都很想让你去参加婚礼……”陈默说。

    秦怀谷笑了起来,摇头说:“女儿我的婚礼,我这个做父亲的的确该去。不过,我还是不配做这个父亲,你能和细语在一起,结婚生子,我很高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细语这个孩子不比七七,有些话她会憋在心里。所以你以后对她,要细心一些,知道吗?”

    “还是去,细语她不怪你……”陈默再度邀请。

    “不了不了,我还是不去了,我觉得每天在这里,看看书,很安逸。樊玲有时候会来看我。她说恨我,其实我也知道,她其实也没几个能说话的朋友了,和我,至少还能敞开心说话。我也想好了,再过些年,我就出去四处走走。这些年忙着勾心斗角,累了。”

    陈默笑着点头,说:“可以,到时候你想去哪,我和细语都会陪你去,说不定还有孙子孙女呢。”

    “你小子,行了,少在这安慰我了。你心里也恨我的,不过你确实成熟了,要是以前,你怎么会来看我呢。”秦怀谷笑着揭底。

    “恨肯定是恨的,但是谁让你是细语和七七的父亲呢,我怎么说也祸害了你两个女儿,也算是找回点场子嘛……有时候想想,你要我命,我就睡你女儿,觉得还挺划算的。”

    秦怀谷故作生气:“够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了,滚。”

    “得勒……”陈默二话不说,转身离开。

    婚期将至,老神医也在久违了大半年之后带着李十三出了聚龙山,第一时间就找到了陈默,说是要什么检查检查。

    正当是筹备婚礼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场,听到老神医说要检查,全都给聚了过来。老神医也不避讳,搭脉久久不语,一张脸沉的比那天的黑云还要难看。

    “老神医,怎么了,很严重吗?”宋竹筠在一旁担忧的说。

    老神医依旧不言,而是又探了探陈默的脉搏,这一下就把所有人都给搞紧张了,全都屏息凝神的看着老神医,就怕他又说什么陈默活不长的话。

    “老神医……”陈默试探的问。

    “你的情况啊,很严重啊……”老神医叹了口气,说:“之前虽说你的情况有所改善,但只是治标不治本啊。”

    “那……”孙筱问:“怎么办,陈默还是要死啊。”

    “恩……”老神医点头,顿时一群人的脸色立刻难看起来,陈默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敛去,看样子,这婚也不用结了。

    “不过,也不是没办法。”隔了半天,老神医突然又蹦出一句话。

    孙筱立刻就拍着胸脯爆粗口:“卧槽,吓死我了, 老神医,您说话别大喘气啊,这样会死人的。”

    老神医咧嘴笑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药瓶,说:“你的运气太好了,老天爷都站你这边,之前你的身体,我的确没有办法。但是你被电击之后,身体里的细胞发现了改变,所以我带着十三赶回聚龙山,研制出了一种药。这种药,你要坚持用,一个月一粒,只要你不再胡来,让你安稳的活到你孙子出生,应该是没问题了。”

    顿时众人都咧嘴笑了起来这可谓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了。

    ……

    绿草地上,一个穿着时尚扎着辫子的小女孩正拿着玩具和狗狗在一块逗闹着,草地上一阵的欢声笑语。

    “妈妈,妈妈,快来玩呀。”女孩看到妈妈走过来,奶声奶气的喊道。

    “小心,你想爸爸吗?”

    “想……”女孩如实回答,大大的眼睛盯着女人问:“爸爸要回来了吗?”

    女人笑着摇头:“妈妈想通了一件事,所以决定带你去见爸爸,又一个坏女人和妈妈抢爸爸,你去帮妈妈抢回来好不好?”

    小女孩立刻瞪着眼睛噘着嘴,很生气的点头,双手叉腰哼道:“好,我要把爸爸抢回来。”

    “小心真乖。”萧诗雅轻轻抚摸着女孩的脑袋,脸上满是笑容。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陈默看着盖着红布秦细语满脸笑意:“我愿意。”

    “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我愿意。”

    对于这样中西式婚礼,众宾客是不由的哄堂大笑。陈默和秦细语身穿华贵婚服站在众宾客面前,脸上满是笑意。

    婚礼很简单,邀请的宾客也不多,只有陈默熟悉的人,秦细语没什么朋友,所以也就只有她的母亲到了。婚礼的地方,是在两人初次见面的听潮湖,这是陈默为细语着想,也好让秦怀谷能合上一杯敬的茶水。

    此时作为婚礼的司仪宋竹筠转向秦细语,问:“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陈默笑盈盈的看着秦细语,等待着她的电话。

    “我愿意……”

    火红的头盖里,穿着一个陈默从未听过的柔弱声音,声音是那么的好听又充满喜悦。

    “什么?”陈默一下子就愣住了,忍不住的掀开秦细语的头罩,问道:“你刚说话了?”

    秦细语嘤的一声娇羞无比,捂着脸不敢看陈默。

    “哎哎哎,犯规,犯规啊……”孙筱在台下起哄道。

    “新娘,刚才新郎没听清楚,再问一遍,你愿意嫁给新郎为妻吗?”宋竹筠在一旁忍着笑问。

    秦细语嘴唇轻起,再次重复:“我愿意……”

    陈默瞪大了眼睛看着秦细语,惊喜让他恨不得想要大声的叫起来。猛的抱起秦细语在原地转了几圈,陈默哈哈大笑:“你什么时候能说话的?你什么时候会说话的,你们都知道了吗,就只有我不知道?”

    “是啊,就是你最傻嘛……”怀中的秦细语羞红着脸打趣道。

    陈默没好气的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教训道:“还没过门呢,就敢跟为夫对着干了,就不怕我不结婚了。”

    秦细语一瞪眼,颇有秦七七的气势:“你敢。”

    正说着,突然一个穿着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快步的跑到陈默的跟前,扯了扯他的裤腿,喊道:“爸爸,爸爸……”

    “小朋友,你喊错人了。”宋竹筠好奇的蹲,打量着小女孩说:“好漂亮的小女孩啊,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说:“我叫萧小心,风萧萧的萧,小心的小心……”

    “哈哈哈,你的名字真好听啊,你妈妈是谁呀?”宋竹筠继续问。

    陈默此时看着小女孩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再听名字,就更觉得不对劲了,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呢。

    只见小女孩稚嫩的手指指向另一头,萧诗雅身着华贵红袍站在远处,说:“她就是我妈妈。”

    众人立刻哗然。

    陈默一脸懵逼。

    此时萧小心拽了拽陈默的裤脚,扬着小脑袋说:“爸爸,跟我回去,妈妈可想你了。”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