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第六百四十五章 你有证据吗?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六百四十五章 你有证据吗?

    “谁在说话?”

    季九生听到了之后下意识的寻着声音看了过去,这才忽然看到在靠着办公室墙壁的另一组沙发,此时竟然凭空的多出了一个年轻人。

    董事长的办公室不同于一般的办公室,由于里面存放着好些重要的合同件已经公司里的相关资料,所以几乎没有一个不是经过专门设计的,尤其是在安保方面。

    季九生的这间办公室是这样儿,不仅加建了一个门间需要通过两道门才能进来,尤其是最外面的那道门,不仅需要用到密码钥匙,而且还必须由季九生本人亲自指纹识别之后才能开启。

    这或许和季九生原本是技术员出身有关系吧,心思缜密的很,可其实说白了,也有点儿谁都信不过多疑的意思。

    所以庞学峰的突然出现对于此时的季九生来说确实有点儿太超现实了,以至于先前在电话里还态度嚣张的季九生在看到了之后都不由自主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不过季九生虽然不认识庞学峰,但是元易先前在荣家的时候儿已经和庞学峰见过一次了,于是见到了此时的庞学峰之后,不禁在倒扌由了一口冷气的同时惊恐的脱口而出,“庞……庞学峰?”

    庞学峰呵呵的笑了笑,“元先生,没有想到这么快咱们又见面儿了。”

    看到元易居然和庞学峰搭话儿了,季九生当即疑惑不解的问道,“元先生,你认识这个人?”

    看到了庞学峰的同时,元易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的难看起来,“他是庞学峰。”

    季九生再次的大吃了一惊,什么?他是刚才电话里那个扬言要找门儿来的庞学峰?

    不过一瞬间,季九生再次的想到了先前的那个问题,于是猛的厉声问道,“我他-妈-的管你是谁呢,说,你是怎么溜进来的?”

    庞学峰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摊了摊双手说道,“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嘛,你们公司里的那些保安也是个摆设而已,所以我这么进来了,有问题吗?”

    进入公司大楼后来到董事长办公室的路线其实有这么几个,两部电梯,两条步行楼梯,还有一个是遇到火灾等紧急情况的时候儿逃生用的大楼后门。

    不过一般的情况下大楼的后门都是锁着的,钥匙由保安部的部长亲自保管,而除此之外,要使用两部电梯和两条步行楼梯的话都得先从公司的大门进来了之后才能做到。

    季九生其实心里也明白,保安这个岗位有的时候儿还真的是个摆设,在没有什么特殊事件的情况下,主要的是起到一个震慑的作用,而且自己也亲眼见到过好几次他们轮流着躲在大门外的花坛角落里偷懒扌由烟。

    但是今天可不一样,在自己已经明确的吩咐下去,如果让任何一个没有预约的人进入公司大楼那这个月别想拿到一分钱的工资的情况下,季九生认为他们是不可能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的。

    然而是在这种直接的关系到自己饭碗的情况之下,这个庞学峰不仅毫无阻碍的进入到了公司大楼,居然还鬼使神差的通过两道门坐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这让季九生不得不重新开始考虑元易刚才说过的那番话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儿季九生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你……你来干什么?”

    庞学峰听了之后顿时感觉十分的好笑,于是也学着荣欣的口气说道,“季大老板,你怕什么呀,刚才在电话里不是挺嘚瑟的嘛,可现在我来了你却又问我来干什么,那还用说嘛,当然是来和你好好的讨论一下儿到底是谁当孙-子谁当爷的问题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庞学峰说完了之后立即起身朝着季九生走了过去。

    可是别看季九生也是五十出头儿的人了,然而当面对庞学峰这个小青年儿的时候儿,不知道是由于做贼心虚还是被庞学峰刚才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到了办公室的这一手儿给震住了,下意识的再次后退了起来,“你……你要干什么,保安,保安,快来人啊!”

    庞学峰丝毫的没有阻拦,然而任凭季九生怎么喊,办公室外面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的动静。

    “还看什么呀,快来帮忙啊!”实在没有办法,季九生立马对一旁的元易喊道。

    元易的忄生格更是老奸巨猾,本来是说什么也不会蹚这混水的,不过没有办法,尽管自己一万个不愿意,可是在自己接下这单买卖的时候儿已经和季九生绑在一条船了,于是一咬牙,“庞学峰你不要太过分。”

    说着,元易要抱起办公桌旁的一盆儿盆栽砸向庞学峰。

    然而庞学峰却没有理他,在季九生退到了墙角儿转身要跑的时候儿,庞学峰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喊啊,怎么不喊了,保安有用的还要拳头干什么呀?”

    说话间庞学峰手起拳出,照着季九生的脸是重重的一拳。

    啊!

    季九生的脸瞬间被揍的走了形了!

    “居心可侧,毫无人忄生,竟然连一个和你毫无过节的女人都不放过,还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儿,这一拳,是我替耿阿姨打的!”打出了这第一拳之后,庞学峰说道。

    随后紧跟着连头都没有回,庞学峰一脚把元易已经砸向自己的那盆儿盆栽给踢了一个粉碎,顺势再起一脚,直接把元易给踢倒在了地。

    满嘴是血的季九生强忍着疼痛,趁着这个当口儿要起身夺门而出,可是却被庞学峰一把掐住了脖子,然后单臂直接的给举了起来,“手脚不干不净,吃里爬外,不知道感恩反而还恩将仇报,所以这第二拳嘛,是为荣副县长的父亲打的!”

    说完,庞学峰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季九生的肚子头。

    唔!

    季九生这个时候儿的肠子都快要悔青了,他是怎么也不会想的到,庞学峰这么一个看起来阳光有型的小伙子不仅能如此诡异的进-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更恐怖的是,居然下手这么的狠!

    “你……你……”季九生这个时候儿已经有些连话都说不好了。

    可是庞学峰哪儿管他这些啊,“态度傲慢言语不敬,这第三拳,是替欣姐打的。”

    也不管季九生心里是怎么想的,说完了之后,庞学峰一拳打在了季九生的心口儿。

    季九生那顿时因为吃疼而扭曲到一起的五官估计是连他的亲妈都不会认得出来了。

    然而庞学峰打完了之后却依然这么举着季九生,丝毫没有要放下来的意思,紧接着竟然再次的举起了拳头。

    季九生一看,立马哭丧着一张脸用尽全力的挤出了几个字,“三……个人……三……拳……”

    季九生的意思其实是,我得罪了这么三个人,你不是每人一拳嘛,可现在已经三拳打完了也该够了吧,你怎么又举起拳头了,不带这么耍赖的呀!

    庞学峰也是一愣,可是随即明白过来了季九生的意思,于是笑着说道,“也对,三拳打完了。”

    说着还真的把季九生给放了下来,可是在季九生脚刚挨地的时候儿,庞学峰一脚踢在了他的命根子头,可算是已经收着力道了,不过还是能感到某两颗淡淡在顷刻间碎裂的触感。

    啊~

    季九生顿时像个大虾米似甸缩成一团儿倒在了地!

    “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一脚嘛,那是因为作为爷爷的我要教育教育你这孙子,以后不管做什么事儿都不要太嚣张,更不能昧着良心毫无底线!”庞学峰这才说道。

    然而这个时候儿的季九生哪儿还有心思听这些啊,一种直达灵魂深处的剧痛立马让季九生差点儿晕了过去,但是随着一股温润的气流涌入大脑之后,季九生终于还是保留住了最后的一丝意识,但是那种疼痛感却是再也无法逃避了。

    而当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刚刚想要从地爬起来的元易立马呆在那里不动了,同时双腿猛的一夹,某个部位条件反身寸的传来了一阵臆想出的痛感。

    元易也是男人,他深深的懂得男人的那里被人猛的踢下去之后会是一种如何曼妙的体验。

    元易顿时满心后怕的想到,荣家这到底是请来了一个什么人啊,虽然外表看起来年纪轻轻的,但是这他-妈-的下起手来狠的却像是地-狱里的恶鬼一般。

    幸好自己被提前打翻在地了,要不然这会儿还说不定是谁当太-监呢!

    于是想到这里之后,元易果断的把头朝旁边儿一扭,直接装死去了。

    而这个时候儿的季九生,脸色已经煞白的几乎没有一点儿血色了,额头脸,包括身的衣服,瞬间被冷汗给全部的打湿了。

    季九生知道自己今天算是彻底的“废了”,再求饶也是于事无补,于是想到这里的时候儿这才终于气喘吁吁,但是却眼神发狠的看着庞学峰说道,“庞学峰……你够狠……可是你别……忘了……这是在我的……公司里……算办公室里没……有监控……可是外边到处……都是监控……所以你今天……是跑不掉的”

    “而且我季九生……对天发誓……我绝对不会轻易的……弄死你……我一定要让你……吃官司……然后等你坐牢了之后……我才会找人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呵呵呵呵”

    然而听到了季九生的威胁之后,庞学峰却并不以为然,“是吗,还想让我吃官司坐牢,想法不错嘛,不过我倒是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告我去可以,可是借用一句你对欣姐说过的话,你有证据吗?”

    说完,在季九生的眼皮子底下,庞学峰忽然的一下儿消失不见了!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