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救赎 > 第127章:大结局(下)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救赎

第127章:大结局(下)

    第127章:大结局下

    邹跃和敏子追了进来,付文东看到躺在地上的林雨莲,狗急跳墙的他一把抓起林雨莲,拿出一把小刀便顶着她的脖子,对着邹跃说道:“你们两个别过来,否则我就杀了她”

    邹跃此刻就慌了,立刻就掏出枪来,指着付文东愤怒地说道:“付文东,你疯了吗?如果你现在自首还可以重新做人,但是你执意要这样下去,你难道想死在这里吗?你信不信你再敢动一下,我就开枪了呀!”

    此时,电视上直播了一场在机场的枪战,只见一个戴着猴头面具的男人此刻正拿着一把手枪,提着个包,里面的钱还不时地往下掉落,不停地回头对着追过来的警察开枪,现场都乱成一锅粥了。

    而且更让人害怕的是这个戴着猴头面具的男人此刻正朝着那些无辜的市民开枪,只听到一声声的惨叫,而此时此刻,面具男人无路可逃后,她躺在了一旁的柱子下面,也拉着一个人质,跟付文东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

    几十个警察,特种兵,武警战士拿着枪对着面具男人,除了医护人员抢救伤者后,所有的旅客朋友全部已经撤离了。

    付文东当时整个人都急了,手一点也没有松开林雨莲,死死地顶着她的脖子,指着邹跃说道:“把钱扔过来,否则我跟她同归于尽”

    林雨莲此时微微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邹跃,邹跃想了想,不禁叹了口气,然后便将枪扔了过去,当时敏子就想不通,邹跃要为何这样做,要是真把枪给了付文东,那他们两个就会死在这里了。

    付文东检到了枪,拿着枪指着邹跃,对他说道:“臭警察,你现在给我听着,马上给我准备一辆车,你亲自来开,送我出去,否则,我就杀了你们三个”

    邹跃双手举起来,对着付文东说道:“好,你先放开雨莲大妹子”

    林雨莲此时此刻看到自己被挟持时,已经万念俱灰了,整个人成了一蹲铜像一样,没有一点静情,就好像完全崩溃了一样。

    她朝着邹跃摇着头,她没有力气说出话了,她被眼前的事情完全给震惊到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了。

    邹跃想到了一个计策,他就是想自己带走付文东的视线,从而让敏子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电视上面的面具男人被一枪击中脑部,那一枪是通过枪场外面的高楼射进来的子弹击中的,当他看到面具从那个男人身上掉落下来时,付文东像疯了一样,举起枪便朝着邹跃要开枪了,对着邹跃疯了一样的大声骂道:“爸,我要替你报仇”

    随着枪声响起,敏子冲了上去,挡在了邹跃的前面,只见连续三枪,敏子便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邹跃当时吓了一跳,真的没有想到,敏子会替他挨子弹,这个时候,他无法再容忍下去了,从侧面冲了过去,在付文东再次开枪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按下他的手腕,枪响后,手枪掉落在地上,传来异常的响声。

    而付文东的肚子上便瞬间冒出一股大血来,整个人便松开了林雨莲,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不敢相信是自己杀了自己。

    他的眼神盯着电视上父亲的尸体,尤其是画面给到警方的时候,付文东嘴里含着血,无奈地冷笑了两声,双手紧紧地捂着伤口,嘴里想说什么,但又没有说出来,只是坐在地上,靠在了那沙发背后面,脸色异常地难看。

    敏子此时嘴里冒着血,奄奄一息,看着天花板,她的躺在血泊中,嘴角却带着笑容,她的眼前一阵乱花渐入眼睛,她看到了蝎子正朝着她招手,给她一个拥抱,也看到了韩枫正朝着她笑。

    “枫哥,我……我去见蝎子了,敏儿不能再伺候你了,请你不要生我的气哦!”

    她在那里轻声地说着,那声音虽然但是林雨莲此时听的真真切切,她这个时候,本来已经吓怕了,当看到敏子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冲了过去,伏在敏子的跟前,对着她说道:“敏子,敏子,你要坚持住,你不要死呀!”

    敏子轻轻地摆了摆手,然后便侧过头,细声地说道:“答应我一件事情,把我跟蝎子葬在一起,枫哥说过,要把我许配给他的,现在我要去跟蝎子成婚了”

    邹跃此时此刻在那里不停地拨打着警方和120的电话,一边在那里大声地急呼着:“敏子,你坚强一点,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但是敏子却摇了摇头,微弱地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摸了一下林雨莲的脸蛋,轻声地说道:”这一辈子,枫哥是我心中最好的男人,没有嫁给他,我挺后悔的,你误会枫哥了,他是一个好男人,不过有蝎子等着我,我在黄泉路上不寂寞,只是枫哥他现在……“

    敏子没有说完这句话,她抚摸着林雨莲的手滑落下去了,她走了。

    而林雨莲握着她的手,看到她的手刹那间滑落下来时,整个人都无法控制内心的那股慌张感了,大声叫道:“敏子,你醒醒呀!你不要死呀!”

    可是,敏子只在她的脸蛋上面留下了一道血印,她却静静地离开了,她离开的时候,脸上却是挂着笑容的。

    邹跃轻轻地站了起来,将帽子脱了下来,行脱帽礼,向这个英雄致敬。

    此时,救护车,公安局的人,还有肖薇夫妻都赶来了,他们抬走了敏子的尸体,但是奄奄一息的付文东却摇手有话要说。

    他看着眼前的林雨莲,不禁伤心地落下了泪水,不禁弱弱地说道:“雨莲,对不起,我错了”

    林雨莲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瞪着他,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可是她现在却又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去恨她,尤其是得知老公是警察后,现在因公再次牺牲时,她发现自己脑袋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崩溃的她坐在那里,都无法交流了。

    付文东嘴里的血再次缓缓流出,眼看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林雨莲便猛地睁开眼睛,疯狂地抓着付文东的衣襟,扇了他好几个巴掌,哭着责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呀!”

    付文东此时没有还手,因为她没有力气了,只是轻声地说道:“雨莲,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你的容貌迷住了,其实你没有搬来前,我就在一次的聚会上认识了你,这个地方我也是通过人找到你,让你们买到这里的,因为我喜欢你……”

    一股血再次喷了出来,他双手撑着地,微弱地说道:“我知道韩枫爱着你,是一个好男人,但是在我看来,他不配拥有你,像你这样的女人,只有我付文东才能够配拥有,所以自从看到你们夫妻两个人秀恩爱时,我内心就是无比的心痛,我发誓一定要把你弄到手,所以我请了我最要好的一个朋友,自导了一场好戏,让他诱惑了我老婆,让她离开了我,为我亲近你扫清了障碍,同时,我恨韩枫,他要钱没有钱,要长相也没有我帅气,凭什么拥有你,所以我就给你们下套,得知你爸喜欢面具,尤其是戴着猴头面具唱京剧的时候,我就跟我的爸说过,我要夺回你,让我爸帮我想办法,演一场天衣无缝的好戏。我以为我跟我爸的关系会保守一辈子,但是却没有想到,韩枫他居然命大,一次次死里逃生,让我的计划一次次失败。当时我听到你们怀疑你爸的时候,我以为我的计划成功了,但是却想不到,你却发现了线索,我只是有点想不明白,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一切是我跟我爸干的呢?”

    邹跃这个时候叹了口气,站在那里不禁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身上穿的龙纹扣子就暴露了你的行踪,虽然你想瞒天过海,但是有一次,我趁着你在林雨莲家里,我去了你家,发现了你家有猴头面具,还有那扣子时,我就开始怀疑你了,只不过我没有跟林雨莲大妹子说,我就是怕打草惊蛇。包括你跟你爸的一封电子邮件,也被我解密了,我才知道,原来你爸早就跟林雨莲妈有关系,而且还是我们警方一直要抓的毒贩头目,所以我们很快便分析出了结果?”

    付文东摇了摇头,叹息了一下子,不禁深呼吸地说道:“雨莲,对不起,我最不应该的是因为妒忌你们一家人,为了得到你,不惜一切手段,甚至还让我爸把你给强坚了,对不起,我错了……”

    “付文东,你怎么下得了这个狠心呀!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样害我呀!”

    林雨莲因为知道情况后,一时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在付文东离开的那一刹那,也晕倒过去了。

    而肖薇和武泽亮此时全身一阵冷颤,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切,两个人紧紧地搂在了一起。

    林雨莲醒来的时候,房子还有警察在勘察现场,当她得知付文东和敏子都死了时,她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掉落。

    可是这个时候,她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眼看着都快晚上十一点了,当时她便急了。

    “我儿子呢?我儿子呢?”

    警察将她拦住了,对着她说道:“你放心,你儿子现在安全着,你先冷静,我们需要你跟我们配合一下,做一下笔录”

    林雨莲虽然心急如焚,但是听到警察说儿子豆豆安全时,不禁点头答应了。

    这个时候,付文东的女儿甜甜哭着跑过来,一把钻进了林雨莲的怀抱,哭着说道:“阿姨,我要爸爸,我爸爸去哪里了呀!”

    望着甜甜投入自己的怀抱中,林雨莲想到付文东所做一切,不禁将她推开了,但是看到甜甜哭的更加伤心时,她的心还是软了,将甜甜再次抱在了怀里,对着她说道:“你爸爸去了好远好远的地方,明天我带你去见你妈妈好吗?”

    此时,在冰城的国际机场,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此刻正拉着一个小男孩,另外一只手牵着另外一个女人,看了看冰城的天空,还有这里的夜色。

    “爸爸,你带着我跟阿姨去哪里呀!可是我们为什么不带妈妈去呢?”

    男人此刻轻轻地摸着小男孩的头,安慰着说道:“豆豆,妈妈去了好远的地方学习,爸爸带你到国外去好吗?以后让阿姨陪着你好吗?”

    “嗯,爸爸,你知道吗?你是我的英雄,刚才阿姨说,你是一个勇敢的警察,是一个威武的爸爸哦!”

    旁边的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笑着蹲了下来,双手拉着豆豆的小手说道:“你爸爸这么历害,这么威武,以后阿姨就陪着你长大,我们一起照顾着你爸爸这个大英雄好不好呀!”

    “好呀!好呀!等我妈妈回来了,我们就又可以一家人在一起了”

    男人轻轻地拉起女人,朝着她笑了笑,然后轻声地说道:“你舍得你现在的生活,舍得你的那辆红色路虎吗?”

    女人将头轻轻地靠在男人的肩上,望着冰城的夜空,不禁幸福地笑了笑说道:“自从第一次在冰城的郊外看到你后,我就知道我们两个有缘份,我的路虎算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你爱我,关心我,呵护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男人轻轻地搂着女人,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轻声地说道:“冰城,再见了”……

    一年后,林雨莲弓着背,一边咳嗽,一手拉着一个小女孩,和肖薇还有武泽亮一起开着车子到了省城,他们打听到了叶瑛的下落。

    在一片残旧的居民区里,小女孩相当害羞地指着站在那些廊道,那些破旧房子前,穿着暴露的女人说道:“妈妈,你看那些人好羞羞呀!怎么穿那么少的衣服呀!”

    林雨莲对这个开始习惯叫自己的小女孩问的话也是不知如何说起,好在武泽亮说道:“甜甜,她们都是些坏女人,她们都是骗子,她们都在骗男人的钱,你不管他们,以后见到他们你也要躲的远远的听见吗?”

    甜甜微微地笑了笑,点了点头,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走。

    当她们往前走到一个小胡同口时,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们面前,这个女人虽然面容有些憔悴,但却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穿戴很是性感,此时正跟一个男人从一个房间走出来。

    “妈妈,你看是外婆呀!我们找到外婆了”

    林雨莲看到眼前这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时,当时愣在那里都不说话了,而这个女人看到林雨莲的那一刹那,眼眶就湿了,她转身便就要离开。

    “妈,都一年多了,爸也走了,韩枫带着豆豆也走了,你也跟我回去吧!好吗?”

    叶瑛此时此刻,泪如泉涌,泣不成声,扑在墙上痛哭不已……

    一个月后,冰城的公共墓地,一大把花正整齐地摆在两个墓碑前,花上面放着敏子和蝎子搂在一起笑的很开心的照片。一阵微风袭来,墓碑的旁边,那一株长的茂盛的小树轻轻地摇曳着,两只蝴蝶此刻正偎依在一起,只要薇风袭来,它们便会在空中飞舞,一直陪伴着这株小树……

    全文完。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